在场的人都不想重蹈之前王东阳的覆辙纷纷各自

分享到:
 后者捂着喉咙跪倒在地,满脸痛苦,不断干呕,却没有收到任何的效果!
 
    食道不断收缩,点燃了雪茄却仍旧下滑,虽然因没有空气而很快熄灭,但是毕竟燃烧的温度还在,等到其下滑到胃部的时候,云空蓝的整个食道都被灼伤了!
 
    齐占吉毕竟是这里地位最高的人,他见此情景,一拍桌子,怒吼道:“哪里来的混账?还不把我给他乱棍打出去?”
 
    乱棍是谈不上的,毕竟在场的都是娱乐公司的内部人员,但是人数上还是占有绝对的优势,他的话音一落,立刻就有两个人站到了苏锐的面前!
 
    “我看看谁敢动?”
 
    苏锐完全无视这两个已经喝高了的家伙,反而是揪起云空蓝的头发,直接就把后者从地上粗暴的拽了起来!
 
    “啊!”
 
    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吓的,云空蓝嘴里的惨叫压根就没停下来过!
 
    “我说你太聒噪,你还偏偏不闭嘴!”
 
    苏锐一只手拽着云空蓝的头发,另外一只手抄起桌子上的白酒瓶,自下而上,重重的敲在了对方的下巴上!
 
    嘎嘣!
 
    只听到上下牙齿猛然对撞在一起,包厢里的惨叫声戛然而止!
 
    这一下撞的实在是太重了,云空蓝愣了一下,然后便感觉到整个脑袋已经被震的完全乱糟糟,一股难言的疼痛从嘴里向全身蔓延!
 
    他张开嘴,牙齿都已经被鲜血染红!
 
    由于他刚才在大叫,上下牙齿被打的合在一起的时候,正好有一小截舌尖被卡在了中间!
 
    那长近两厘米的舌尖就这样被生生咬断,鲜血已经充满了云空蓝的口腔!
 
    在场的人几乎从来不曾想过,如此触目惊心的流血事件竟然会发生在他们的身边!
 
    砸了那么一下,酒瓶并没有碎裂,苏锐再次抡起瓶子,重重的砸在了云空蓝的前额上!
 
    这一次,质量很好的白酒瓶瞬间爆碎!
 
    云空蓝的前额被砸开了一条大大的血口子,鲜血丝丝缕缕的流出,很快就把整张脸给布满了,显得狰狞而可怖!
 
    他双眼翻白,已经嚎不出声了,整个人软绵绵的倒向了一边!
 
    苏锐冷冷看了那两个娱乐公司的管理人员一眼,说道:“你们是不是也想试试?”
 
    在说这话的时候,他的眼睛里透出一股凌厉的寒芒,让那两人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!
 
    “我们去报警!”
 
    那两人看起来勇敢无比的对齐占吉点了点头,然后掉头朝门口冲去!
 
    不敢动手,还如此义正言辞,也真是难为他们了。
 
    “今天谁也别想跨出这包厢门一步!”
 
    苏锐的身形瞬间暴起,一只脚重重的踹在了其中一人的后心!
 
    后者的整个身体都被踹的向前平移开去,然后重重的和墙壁贴合在了一起!
 
    鼻梁骨和墙壁相撞,前者自然破碎,那人的身体缓缓倒下,在淡金色的壁纸上留下了一摊鲜血!
 
    那迅猛暴力的撞击,让在场的人都有些目不忍视!
 
    至于另外一人,苏锐已经一把揪住了他的后脖颈,一拉一扯,直接砸向了那巨大的餐桌!
 
    轰!
 
    此人的身体落在了桌子上,无数的盘盘碗碗跌落破碎,不知道有多少汤汁溅了齐占吉一身!
 
    看着此情此景,依然站在门口的唐妮兰朵儿眸光微动,她似乎想明白了苏锐之前的那句“我杀了五个和他们一样的人”的含义。
 
    苏锐转过脸来,对着那呆若木鸡的七八人说道:“我看看今天有谁敢走出这个房门。”
 
    无人敢动!
 
    苏锐冷冷的瞥了这些人一眼,走到依旧处于震撼之中尚未回过神来的海瑟薇身旁,说道:“海瑟薇小姐,这次的事情,我表示很遗憾,不过你放心,我会让这些人付出应有的代价。”
 
    唐妮兰朵儿的美眸盯着苏锐,他站在那里,站在自己的眼中,如此的傲然而独立,如此的桀骜而不驯,和这包厢之中污浊的空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!
 
    五年前,他同样也是这样,站在自己的身前,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!
 
    当海瑟薇看清苏锐的脸时,她同样有些震惊了,因为她觉得苏锐有些熟悉,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,只能愣愣的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“到兰朵儿的身边吧,接下来的场面有点血腥,你们可以回避一下。”
 
    苏锐这么说,纯粹是怕给这两个女人造成心理阴影。
 
    兰朵儿却已经无所畏惧的走到了海瑟薇的身边,对着苏锐摇了摇头:“我们要陪着你。”
 
    “好。”苏锐点了点头:“要注意自己的安全。”
 
    刚刚说完这句话,苏锐陡然伸出右手,从桌子上抽过一根筷子,手腕一甩,那筷子便如闪电一般激射而出!
 
    紧接着,一声惨叫便在包厢之中响了起来!
 
    这叫声撕心裂肺,让人听了都不得不动容!
 
    众人本能的循着声音看去,只见一个演艺公司的管理人员正捂着右手,手机掉落在地上!
 
    而一根长长的筷子,正穿过他的手心,鲜血不断的从筷子上滴落而下!
 
    在苏锐的手中,这一根筷子的杀伤力,甚至不逊色于一把匕首!
 
    刚才,苏锐的眼角余光瞥见此人想要偷偷打电话,于是便做出这种动作来。
 
    他冷冷的扫视了一圈被彻底震撼到的众人,道:“我说过谁也不准离开包厢,但没说过你们可以打电话报警。”
 
    看着那人捂着手掌不断惨叫的情形,在场所有人的心中都涌起了浓浓的寒意!
 
    “你……你到底是谁?”
 
    齐占吉看着苏锐,有些艰难的问道。
 
    这个人的动作实在太凌厉,手段实在太血腥,刚一露面就捏碎了云空蓝的手骨,连伤四人!
 
    “我是谁并不重要,你是谁才比较重要。”苏锐大有深意的说道。
 
    他眯了眯眼睛,看着齐占吉,眼角露出冰冷的神色来。
 
    如果不将这种渣滓绳之以法,恐怕苏锐自己都会觉得良心上说不过去!
 
    “你知不知道他是谁?”齐占吉鼓起勇气,指了指云空蓝,说道。
 
    “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苏锐冷笑道:“把华夏人的脸都在外宾的面前丢尽了,他哪怕是天王老子的孙子,我也不在乎、”
 
    “他是首都云家的孙子!你把他打成这样,云家绝对不会放过你的!”
 
    齐占吉很聪明,在这个时候还不忘把“主要责任”交给云空蓝。
 
    他还指望着能让云家的名头吓住苏锐呢!毕竟这个家伙的出手实在太狠太血腥,如果挨打的是自己,还真的扛不住!
 
    副总王东阳壮着胆子说道:“我警告你……我警告你,不要妄想对齐少动手,你会死的很惨的……”
 
    “你的警告毫无威慑力。”
 
    苏锐眯了眯眼睛,看了看满身菜汤的王东阳,道:“博瑞公司的人?”
 
    听了这话,王东阳似乎舒了一口气,说道:“知道是我们公司,你还敢猖狂?”
 
    苏锐摇了摇头:“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,连命都保不住了,还想着要拍马屁?”
 
    他说罢,便走到王东阳的跟前,拿过一瓶白酒,一把捏住了对方的嘴!
 
    被这样捏着,王东阳的嘴巴不得不张开,眼睛里闪过无限的惊恐之色!
 
    他似乎已经知道苏锐要对他做什么了!
 
    苏锐则是拿着酒瓶,用牙齿咬开瓶盖,直接把瓶口深深的插进了王东阳的喉咙里!
 
    被酒瓶深深插着,王东阳连反抗都做不到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满满一大瓶高度白酒就这样涌进自己的胃部!
 
    等到一瓶白酒尽数被喝光,苏锐抽出酒瓶,说道:“很遗憾,如果这瓶酒是七十度以上的,我一定会往你的嘴里丢上一根火柴!”
 
    到那个时候,估摸着王东阳从嘴巴到胃部都会连成一道火线!
 
    王东阳已经听不清苏锐的话了,酒精很快上头,他捂着嗓子在地上不断干呕,失去意识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!
 
    “如果不想让我灌酒的话,你们剩下的所有人都拆开两瓶白酒,给我全部喝掉,如果敢剩一滴,我当场要了你们的命。”
 
    苏锐环视了一圈,然后指了指齐占吉,说道:“你可以不用喝。”
 
    听到这话,齐占吉心中一轻,难道说自己刚才的威胁有了效果?对方害怕自己的身世背影了?
 
   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,因此齐少爷脸上的表情也开始缓和了下来!
 
    “还不喝?”
 
    在场的人都不想重蹈之前王东阳的覆辙,纷纷各自开了一瓶白酒,往嘴里死命灌着,看那架势,真的比喝汽水还要来得爽。
 
    由于他们本来喝的就已经不少了,此时有人一瓶还未喝完,就已经醉倒在地,不省人事!
 
    看到第一个人倒下,苏锐毫不犹豫的走上前,直接用酒瓶敲破了对方的脑袋!
 
    这声音吓得在场的人都一个激灵!
 
    “我说过,是两瓶,不要想着偷奸耍滑。”苏锐冷冷说道!
 
    见此情景,其他人的酒已经醒了一半,连忙更加卖力的灌起酒来!
 
    在苏锐的眼中,他们不是主角,但为虎作伥,也要受到应有的惩罚。
 
    苏锐看着愈发淡定的齐占吉,拿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 
    “苏炽烟,我在华美酒店318房间,过来替你的表弟收尸吧。”http://piaotian.net
 

欢迎转载新生彩票注册登录_新生彩票娱乐登录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新生彩票注册登录_新生彩票娱乐登录 » 在场的人都不想重蹈之前王东阳的覆辙纷纷各自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