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门万里目光如同饿狼一般看着面前的几个人

分享到:
 不怕玄兽狂癫疯,就怕玄兽会武功!这他么的,真理啊……
 
    “老子终于赢了!”冬天冷一声大吼,充满了小人得志的味道:“你们这三个家伙,都给老子过来!快些!乖乖地,三个人,鼻子尖对鼻子尖,撅起屁股站直了!快些!老子要训话!哇哈哈哈……”
 
    另外三个家伙顿时三张脸都变成了苦瓜。
 
    苦笑着对望一眼,都是唉声叹气。本以为有了银尾犼,基本上这辈子都能将冬天冷压得死死的;哪里想得到只过了一个晚上就被他翻了盘!
 
    不过愿赌服输,这个没啥说的。更何况人家是用八品中阶的玄兽,战胜了八品巅峰玄兽!这更加的……
 
    三人无奈的看着冬天冷:“这次算你运气……”
 
    “少废话!”冬天冷摩拳擦掌,一脸的饥渴:“昨晚上打我打得挺过瘾吧!今天轮到你们了,想想你们昨晚上得意忘形的样子吧,哼哼,本公子如何求饶,你们都是冷嘲热讽置之不理,想不到也有今天吧!”
 
    他一声得意的大笑:“快些!早就告诉你们,风水轮流转;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莫欺少年穷!花有重开日,王八也有翻身时!”
 
    “快些站好!”
 
    三人哼了一声,一脸视死如归,凑到一起,三个鼻尖贴住,身子站得笔直,其中一人冷冷道:“冬天冷,你不要太过分!”
 
    冬天冷哈哈大笑:“我不过分,我就是按照赌约,将你们打得你们妈妈都不认识就行了!”
 
    话音未落,已经一脚迫不及待的踢了出去。
 
    “来来来,小兄弟,你别哭,你哭我也打到你变成猪!”
 
    砰砰砰!
 
    “小家伙,你别不服,再不服你还是输!”
 
    砰砰砰!
 
    “来来来,小兄弟你真可爱,快点挺起屁股让我踹……”
 
    冬天冷的得意的浑身每一块肌肉都在跳舞,尽情的狂揍这三个家伙,抡起拳脚,向着全身上下招呼。
 
    尤其是脸上头上,那是更加的毫不留情;三个纨绔倒也硬气,从头至尾眼睛喷火,却是一声不吭;更不反抗,只是任由冬天冷疯狂殴打。
 
    不过一会,三个人就变成了三个崭新出炉的新鲜猪头!冬天冷下手极有分寸,让这三个家伙脸上头上每一处地方都最大限度的肿了起来……
 
    八个护卫在旁边看着,人人都是一脸的无语。实在不知道这帮二代还能玩什么……
 
    “从今天开始!”
 
    冬天冷叫嚣道:“每个人都是,绿衣服,绿帽子,绿鞋子,绿腰带,连剑鞘刀鞘,都要是绿的,头上再插一根碧绿的竹枝!嗯,连内裤也要是绿的!懂了不?”
 
    “……懂!”
 
    “这就是哥一年前的待遇!”
 
    冬天冷只感觉心怀大畅:“****……****……”
 
    三个纨绔顶着猪头站了起来:“够了吧?”
 
    “咋地,你们还意犹未尽?”冬天冷摩拳擦掌。
 
    “放屁!”三人中,一个两只眼睛已经几乎看不到的家伙努力的将眼睛睁开一条缝:“现在轮到你了,说说吧;你那八品中阶玄兽,是如何战胜我的巅峰玄兽的;就算是我们输了,也要让我们输个明白。这可也是约定好的。”
 
    冬天冷哪里肯说。这可是自己的秘密武器;被这帮家伙学去了岂不就轮到我挨揍?
 
    眼珠一转,道:“我是找了个驯兽师而已……”
 
    “放你娘的十七八个拐弯连环屁!”其中一纨绔张口就骂:“咱们这些年找了多少驯兽师了,连驯兽大师都找过不少,哪有这样的!”
 
    “冬天冷你要是不说实话,休怪我们不遵守赌约!”
 
    “今天晚上再赌一场我就告诉你们。今晚上赌明年的……”冬天冷贱兮兮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滚!”
 
    “你说不说?!”
 
    “他么尽想好事儿……”
 
    冬天冷一脸纠结,道:“好吧好吧,告诉你们,我呢……遇到一位盖世奇人,但这位奇人脾气不好,性格古怪,我也是费了好大力气,才帮了我这一回,付出了巨大的代价……”
 
    “少废话!什么代价?”
 
    “额,所有赌注的一半……”
 
    “这也算多!擦!反正是赢的……要是我,都给他都行!”
 
    “还有……这位奇人现在我也不知道去哪儿了……”冬天冷转着眼珠子:“他帮了我之后,就已经走了,我怎么找都没找到……”
 
    这货明显不想说实话。
 
    其他三人对望一眼,很默契的道:“那就算了。”
 
    心中却都在想:这货连撒谎都撒的驴唇不对马嘴。你要给人家一半赌注,你找不到人家怎么给?
 
    我们只要跟住你小子,就能找到!哼……嗯,我自己找到,最好另外俩人都没想到这一点……那我也赢一回爽的……
 
    四个人带着侍卫出了斗兽场,人人各怀鬼胎。
 
    刚出去,就看到院子里站满了人。
 
    “咋回事?”四大纨绔都吓了一跳。
 
    “西门万代死了。”院子里有人道:“就在刚才,刚刚发生的事情。”
 
    四人目瞪口呆,异口同声:“卧槽!才死!”
------------
 
第五十三章 是他、行动、杀楚!
 
    凌晨。
 
    西门家族客栈之中,一片肃杀。
 
    西门万里目光如同饿狼一般看着面前的几个人。
 
    “查出来了?”
 
    “只是……只是将符合条件的人排查了一下,拿出了名单。还未分析……”
 
    “说。”
 
    “符合条件的有七个人……其中嫌疑最大的,有两个;一个是……另外一个,乃是楚天狼……而嫌疑最大的,就是这楚天狼。”
 
    西门万代目光闪动,声音冷幽幽的:“将这楚天狼的情况说一说。”
 
    “楚天狼,乃是……天唐城外,天狼庄庄主;善用长短双剑,身材高大魁梧粗豪,乃是这一代的江湖中的中心人物。而且,传说中……楚天狼还有一个袖里乾坤的绝技,有神秘暗器,藏在袖子里……不知道还有没有另外的手段……”
 
    西门万代目光一闪:“嗯?长短剑,凶手也是长短剑……袖里乾坤……凶手岂不是也是袖里乾坤?”
 
    “还有……楚天狼此人修为极高,最低也有六重山修为……”
 
    “六重山……最低,也就是说,他极有可能是七重天,甚至是七重天巅峰;就算是八重天,也没有什么稀奇,对也不对?”
 
    “是。”

欢迎转载新生彩票注册登录_新生彩票娱乐登录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新生彩票注册登录_新生彩票娱乐登录 » 西门万里目光如同饿狼一般看着面前的几个人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