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门万代那边的麻烦我才刚刚借助我师父的名头

分享到:
“伤口,只有胸前一道伤痕,看不出什么兵器,痕迹细小,但却爆裂心脏,玄气瞬间破坏;威力很大,显然,凶手玄气很精纯。”
 
    “三公子也有三重山修为,但,他的肌肉紧绷,玄气灌注全身,却并没有起到任何的防护效果;所以,对方的凶器,似乎是一把神兵利器。”
 
    “凶手冲进来,先杀了王方,乃是右手剑直接截断咽喉,随即追击三公子,右手剑出,无功;左手又出来一把短剑,继续攻击无果;袖中才突然出现这一把凶器。”
 
    “也就是说凶手最少有三把兵器。”
 
    “两明一暗。”
 
    “凶手身材高大魁梧,声音粗豪,声线很粗。”
 
    “凶手动作很快,玄功很高。”
 
    “能够在这么多高手环伺之下,一击击杀三公子,此人胆大心细;而且,应该早有谋划。”
 
    “来的时候无声无息出现,走的时候同样无影无踪消失;定然是早就安排好了路线。”
 
    “此人定然对地形很熟悉。”
 
    “凶手修为,前两击虽然没有破防,但,也可能是他迷惑之术;因为前两击就算是中招,也不是致命之处,而三公子也会借力落在地上,凶手就会失去了出手的时机;那时候侍卫定然一拥而上……”
 
    “之所以没有,就是为了第三击的致命!”
 
    “凶手修为,应该在四重天到七重天之间。”
 
    “低于四重天,不会有这样的胆量和谋算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所有人聚在一起,绞尽了脑汁的回忆,思考。
 
    每个人在这一刻,都是竭尽全力。
 
    这是唯一的,将功赎罪的机会!
 
    白衣青年,也就是西门万代的二哥,西门万里眯着眼睛,静静地听;眼中神色,不断的变化,也在细细的思考着。
 
    “老三自从来到这里,得罪过什么人吗?”
 
    “这个……”
 
    西门万代的几个侍卫都是面面相觑。得罪过什么人么?这话问的蹊跷;西门万代那一天不得罪几个人?那一天不欺负几个人?哪一天不抢几个美女回来?
 
    这多正常啊。
 
    “打过的人,骂过的人,欺负过的人,单独列一列;追查下去。”西门万里冷静的一项一项吩咐下去:“抢过的女人,家庭背景等,列一列,追查下去。”
 
    “按照这个凶手的条件,排查天唐城武者。”
 
    “我想,这个凶手的形态这么明显,应该不难找才对。”
 
    西门万里眯着眼睛,冷冷说道:“最迟明天早晨,我要知道结果;凶手是谁。最迟明天晚上,我要看到凶手的脑袋!”
 
    “是,二公子!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云扬落下地来,打了一个踉跄。刚才这短暂的电光石火之间的一战,让他的玄气完全透支。
 
    西门万代虽然是一个纨绔,但毕竟家学渊源,玄气深厚;自己现在的实力,根本打不动他。若不是最后以天道之刃下手,恐怕,今夜难免要无功而返。
 
    但这一点,云扬早已经料到。
 
    也正是因为有天道之刃这个大杀器,他才会这么冒险,要不然,他又怎么会这么冒失?
 
    云扬本不想从西门万代下手,但,这个家伙自从来到天唐城之后,实在是太放肆,只是短短的十几天里,从他手上殒命的女子,就超过了十几个!
 
    既然是嫁祸,云扬就干脆拿来开刀了。
 
    回到云府,已经是二更时分;云扬直接进入房间,一只手顺手已经放在了腰带上,正要解开腰带脱了衣服,突然间两眼瞬间瞪圆了。
 
    房间里有一个人,在黑暗中,两只眼睛寒光四射的看着他!
 
    云扬浑身汗毛倒竖,口中却是洒然笑道:“计大小姐这么晚了,怎么还来到我的房间里了。这倒是让我出乎预料之外呢。”
 
    房间里的人,正是计灵。
 
    但今天的计灵却与以前不同,她寒着脸,眼中,全是冷厉的光芒,注视着云扬。
 
    她的气息,完全的收了起来,连原本身上带着的体香,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,掩饰的根本没有了。
 
    “云公子果然是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。”计灵缓缓说道:“我一直跟着你,看着你变换了形态,乔装打扮,然后杀了人之后,又施施然没事儿人一般回来,看到我在你的房间里,居然一点也不诧异,这份定力,让计灵明白,原来公子果然不是等闲之人。”
 
    云扬心中一跳。
 
    却是诧异说道:“姑娘这句话,我可就听不懂了。”
 
    心中随即就是平静了下来。
 
    诈我?
 
    云扬自信,自己的行动,这世间,没有任何人能够跟踪。尤其是那云雾转换形体的本事,整个天下间,独此一份!
 
    更何况自己的谨慎小心,一向是自己的最大的自信。
 
    计灵绝对不可能跟踪自己,也绝对不可能事先知道自己的行动就跟着,更加不可能在自己杀人之后提前到了自己房里。
 
    虽然自己在外面还停留了一会,其中有时间可以让计灵做到,但,这绝不可能知道自己所有的行动。
 
    “听不懂?”
 
    计灵冷冷道:“难道西门万代不是你杀的?”
 
    云扬顿时愣住,随即猛地站起来:“西门万代?死了?怎么回事?”
 
    脸上全是诧异。
 
    计灵眼神凝注在云扬的眼睛,缓缓道:“死了,你杀的!”
 
    云扬翻了个白眼,苦笑不已:“大小姐,这话,你在这里吓唬吓唬我也就算了,出去可别乱说……西门家族我可惹不起。这样的庞然大物……你这不是,真晕……咦,在天唐城,居然有人敢杀死西门万代?”
 
    计灵的眼神终于变得狐疑起来,道:“难道不是你?”
 
    这小妞果然是在诈我。
 
    云扬以手扶额,无奈的说道:“大小姐……我得多么闲得慌,而且还得具备什么样的修为,才能杀得了西门万代啊……再说了,他还承担着保佑我云家安全的重任……哎!完全不可理喻你!”
 
    “哼……”计灵道:“这可说不定……”
 
    云扬翻着白眼:“我安安稳稳的做我的公子哥儿;西门万代那边的麻烦我才刚刚借助我师父的名头压住,我还招惹什么……彼此无冤无仇,我还去招惹他,难道我脑子有坑……”
 
    “你脑子就是有坑!”计灵气愤的说道。
 
    云扬:“……”
 
    计灵冷冷道:“你说不是你干的就不是你干的?那你刚才为啥不在房中?”
 
    云扬一颗心彻底落下来,摆出一副头痛到了极点的样子:“计姑娘……这是我家……懂不?在我家,我想干啥就干啥,我想在房中,我就在房中,我不想在房中,我出去看看月亮,出去上茅厕,出去脱光了衣服晒月光遛鸟……这,都没什么大碍吧?”
 
    “流氓!”计灵脸上一红,哼了一声,不再说话。
 
    云扬终于抢回主动,立即气势汹汹的道:“我倒是不明白了,计姑娘冰清玉洁的大姑娘,深更半夜跑到我一个男人的房间里,不告而入不说,反而要冤枉我杀了人!”
 
    “这是何道理?”云扬瞪着眼睛,一幅理直气壮的样子
 
    心中却在想一件事:计灵是怎么进来的?我不在家也就罢了;但是……老梅和方墨非都没有察觉,这就有些恐怖了。
 
    虽然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有看透计灵的真实修为,但她绝不应该比老梅和方墨非的修为还要高啊!
 
    她怎么进来的?
 
    不过,自己现在绝对不是这小妞的对手,这一点,确切无疑。
 
    计灵脸一红,强词夺理道:“我是看你可疑,所以才前来调查你!”

欢迎转载新生彩票注册登录_新生彩票娱乐登录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新生彩票注册登录_新生彩票娱乐登录 » 西门万代那边的麻烦我才刚刚借助我师父的名头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