杀死云侯看一看这位云公子的反应他的亲爹死了

分享到:
 云扬看到这里的时候,眼睛凝定了。
 
    他的目光,久久的在“太子”“刺杀”“挺身而出”“楚天狼”“免死金牌”这几个字之间停留着,梭巡着。
 
    他的眼光,就越来越是寒冷起来。
 
    慢慢的,原本冷如秋水的目光,似乎凝固了,成了万年不化的冰山。
 
    “嘿嘿嘿……”云扬低声的莫名的笑起来。笑声寒冷阴森,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杀意:“好一个楚天狼啊!好一个免死金牌,好一个当朝太子!好,好,好!当真是好!”
 
    “但愿,这件事情,我的猜测不是真的!否则,这麻烦可就大了呢,嘿嘿……”
 
    “不过,想要对付这楚天狼,果然不能动用那些势力啊……”
 
    云扬目光中精光闪动,脸色阴沉到了极点:“此人明显不能力敌,若是如此……”
------------
 
第四十九章 突破!刺杀!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云扬盘膝而坐,体内的生生不息神功,在川流运行着。他的面目,纵然是在入定修炼中,也是一片肃杀!
 
    同样在各自房间内练功的老梅和方墨非,同时感觉到了,今日有些与众不同。
 
    似乎,吸取的灵气,与往日的有些不大一样了……
 
    那种充满了生命活力的感觉的灵气,今天,居然没有感受到……这让两人心情大坏,练功也是毫无进境。
 
    云扬的头顶上,顶窍呼呼的吸入灵力,化作玄力,沿着生生不息神功的路线,注入丹田,然后再全身经脉循环。
 
    刚刚吞服的玄丹的力量,逐渐在体内化开,化作了生生不息神功的力量,而识海之中,源源不断的生命源气,悄然散发出来,滋养着云扬的神魂,经脉,身体,五脏……
 
    刚刚吞噬的计灵送来的赌注,发挥了巨大作用!
 
    一股股白色的雾气,在他的头顶上逐渐的冒了起来。
 
    慢慢的,一座山的形状,在白雾中成型;第二座山的形状,在逐渐的形成轮廓,云扬不断地加大吸取力度;体内的玄气转速,也越来越快。
 
    “绿绿!再来!”
 
    “我今天,必须要突破二重天!”
 
    云扬心中焦急的催促。绿绿的藤蔓舞动着,竭力的将所能控制的精纯玄气,都输送进云扬的经脉之中……
 
    云扬逐渐的感觉经脉开始鼓胀。
 
    头顶泥丸宫开始了不断的明显跳动。
 
    突破,在即!
 
    云扬咬着牙,不管不顾的催动已经形成潮水一般的灵力,冲关!
 
    他很急!
 
    云扬本来不急,练功这等事,是急不得的。所以,他一直在巩固自己的境界。虽然他明知道,绿绿只要晋级,自己的修为就能突飞猛进;也明明知道,杀人可以吸取不平之气,让自己更加快的跨进高手行列。
 
    但他一直控制着。
 
    他让自己增加积累,但重要的是,也让绿绿增加积累,这种积累,越多越好,越厚越好。
 
    而且控制着自己不去杀人。
 
    为的就是……在突破之前,尽可能的将自己的根基,完全夯实!
 
    就算已经爆满了,也要压缩,再压缩,不断的重复,周而复始。只有奠定坚实到了无可撼动的根基,才能获得前无古人的成就!
 
    自己之前的修为虽然不低,但是,根基不稳。这一次,重新来一次,云扬怎么可能让自己犯同样的错误?
 
    早在几天前,他就可以尝试突破第二山,却一直没有动,一直在积累。
 
    但今天,不动不行了。
 
    “轰!”
 
    体内,发出雷鸣一般的轰鸣声音,云扬浑身一颤,七窍之中,猛的喷出血丝!浑身玄气,突然轰然升腾。
 
    头顶白雾,浓郁的如同要凝成实质。
 
    两座山峰,赫然展现,便如两个阶梯,在白雾中呈现。
 
    左右厢房。
 
    方墨非与老梅同时睁开眼睛,精光闪烁。
 
    “公子……又突破了?怎么会……这般快?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云扬睁开眼,目中射出两道精光。
 
    随即,他长身而起,身子在一瞬间,就化作了一片雾气,然后就从门缝里随着一阵风,到了院子里,飘飘然升上天空,随风徜徉,已经到了数百丈之外。
 
    云尊密法,第一山只能勉强催动,第二山才能有所运用。云扬必须突破,才能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!
 
    落下,恢复身形,身子一转,一袭紫袍已经化作了黑袍,体型随之一变。
 
    黑衣、蒙面!
 
    魁梧,高大!
 
    然后,他就悄然的消失在夜幕之中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西门万代满足的长嘶一声,从身下少女身上爬起来,浑身大汗淋漓;嘴角挂着邪笑,起身穿衣服。
 
    身下,清秀的少女一脸是泪,眼神空洞的看着上方,脖颈上,竟然鲜血淋漓。艰难地呼吸着,脸上全是绝望……
 
    西门万代毫不留恋的坐起来,对着镜子,看了一下自己的眼神,看到眼神中闪烁的血色,竟然得意地笑了一声。
 
    “王方!”
 
    西门万代叫道。
 
    “属下在。”
 
    “进来!”
 
    房门嘎然而开。床上的身体,就暴露在空气之中;但西门万代和他的侍卫,脸上都没有什么异样,显然对这样的事情,已经习以为常。
 
    “那位什么云侯的消息,行踪,查到了没有?”
 
    西门万代慢条斯理的问道。
 
    “查到了。现在,这位云侯正在往天唐城赶来。”
 
    “嗯,截杀之事,安排下去了?”
 
    “已经安排妥当。”
 
    “这位云公子的师父,真假的事情,以及……查到没?”
 
    “这个……并没有消息。”
 
    “哼。”西门万代冷哼一声,道:“一定要做的隐秘,杀死云侯,看一看这位云公子的反应,他的亲爹死了,会不会有什么过激反应;人,只有在这等时候,才会展露真正的实力!”
 
    “若是他真的是独孤愁的弟子,那么,就一定会暴露出应有的力量!”
 
    “如果他不是!”
 
    西门万代眼中爆出血光:“我们也没什么顾忌。不管他是不是,没有人能够让我吃这样的哑巴亏!”
 
    “公子教诲的是。”
 
    “截杀云侯的布置,一定要隐秘。”
 
    “是,保证万无一失。”
 
    “嗯,将床上这个女人处理掉。”西门万代叹了口气:“现在女子的精血,质量很差。”
 
    “在这天唐城,能够搞到的都是一般民女,那些身上有修为的元阴之体,毕竟很少,公子且先忍耐,我们已经有了目标。”

欢迎转载新生彩票注册登录_新生彩票娱乐登录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新生彩票注册登录_新生彩票娱乐登录 » 杀死云侯看一看这位云公子的反应他的亲爹死了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