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且那些文人一个个心眼贼多不好设置

分享到:
  云扬纠结的说道:“问题在于,你未必会死……我也不知道,你的下场将会怎样……”
 
    李长秋目光一亮:“此话怎讲?”
 
    云扬叹口气:“我还有上级……我是不能直接处死你的。”
 
    李长秋长长舒了一口气,坚决道:“若我死,一切休提!但我若万一不死,我绝不会找你的麻烦!我不知道,你会不会相信我!”
 
    云扬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,从李长秋的眼中,看到了满满的诚意,苦笑一声点头:“我信!”
 
    李长秋道:“还请解惑!我只是想要知道,我到底栽在什么人,什么组织的手里!”
 
    “实不相瞒!”云扬一咬牙,道:“我是森罗庭的人!”
 
    “原来如此!”李长秋长长吐了一口气,似乎是终于解决了心中一大难题。居然有些心胸舒畅的感觉,居然笑了笑:“就是这三个字,困扰我到现在!呵呵……”
 
    “森罗庭拿钱办事,想必,是有人要对付四季楼?或者对付我?”李长秋一副了然的神色。
 
    “这个,我就真不能告诉你了。”云扬苦笑,坚决说道。
 
    “老夫明白!”李长秋也在苦笑:“这是职业操守,若是我,也绝不会说的。任何行业,就靠这个才能立足世间,横行天下。”
 
    “多谢理解。”云扬道。
 
    “但,那个报讯给你的人,你们准备怎么办?”李长秋这句话,显然是留了心眼了。
 
    云扬似乎没发觉,不假思索的道:“若是证实了他也是四季楼的人,我们当然也要对他下手的!”
 
    说完才醒悟,怒道:“李长秋!你在套我的话!”
 
    李长秋笑了,笑得很得意:“原来你们是要对付四季楼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 
    “你放心什么?”云扬警惕问道,明显是:我绝不会让你再套话了!那种神态。
 
    “放心自然是两方面,第一,我可以帮你们,将那家伙抓来。顺便,为我自己报仇!”李长秋凄凄笑着;“此外,四季楼,也会为我报仇,干掉你们。所以,我放心。”
 
    云扬冷冷道:“我也想替你报仇,只不过,我如何相信,你说的是真话?”
 
    李长秋哼了一声,道:“我比你更想杀了他!若是这样你还不相信,老夫也无话可说。”
 
    云扬还是滴水不漏:“我们自然有办法证实的。”突然眼珠一转,道:“我虽然不能给你特别的优待,但是……若是你说的是真的,我们可以将这个人带到你面前来!”
 
    李长秋目光猛然间暴**光:“当真?!”
 
    云扬微笑:“君子一言!”
 
    李长秋咻咻喘气,呼吸都粗重起来:“若是如此,我承你的情!”
 
    云扬点头,又情深意切的说了一句话:“前辈,我真的不想让你死;这是真的。”
 
    李长秋悠悠叹息,良久之后,道:“可惜,你并不能做主。”
 
    云扬默然。
 
    叹息。
 
    片刻之后,史上第一大骗子云扬缓步走出了密室。
 
    密室的门在他身后,缓缓关闭。
 
    云扬眼中闪出一丝精光:“竟然是他……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原本,云扬在抓到李长秋之后,就只有一个想法:狠狠折磨,逼问出他的同伙;能不能逼问出来都无所谓,但是,李长秋注定要被折磨死!
 
    用世间最残酷的手段!
 
    但是,在云扬即将开始施展自己的残酷手段的时候,却临时改变了心意。自己发泄一下自己的情绪,在现在来说,非常容易。
 
    但,自己要克制自己的情绪,却不容易。但是……在面对四季楼这样强大的敌人的时候,克制自己的情绪,却是必须。
 
    所以云扬临时改变了主意。
 
    他完整的将李长秋的心理动态,从一开始到现在几年的历程,细细的考虑之后,就在李长秋面前分析出来。
 
    先给李长秋造成一个错觉:自己对他的了解,天下第一。自己已经研究了他不知道多少时间!李长秋在自己面前,根本没有秘密!
 
    造成了这种感觉之后,一切事情,就都好办了。
 
    但想要达到这种效果,却是何其不容易。
 
    云扬费尽了心思,
 
    巧妙的利用一次又一次含义模糊,但却在对方耳朵里听起来非常精准的话,攻破了李长秋的心防。
 
    然后就利用一次次模棱两可的话,引导着李长秋,让他一步一步落入自己的语言陷阱;到目前为止,已经大功告成。
 
    毫不客气的说,云扬现在敢保证,李长秋会帮助自己攻破四季楼第一次战斗的防线。已经成为一个“得力助手”!
 
    会成为自己手中的一把刀!
 
    而且,是在他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。
 
    只是,现在李长秋招出来的这个人,让云扬都感觉有些头痛。
 
    楚天狼!
 
    这在天唐城内外,可是一个鼎鼎大名的人物。
 
    天狼庄,是天唐城之外的一个庄子。但却不是普通的庄子!
 
    挥金如土,仗义疏财;八方朋友,四海兄弟;修为高强,罕有敌手。乃是天唐城内外江湖人物之中的一面旗帜。
 
    他不是官府中人,没有任何官身;但他的影响力,在这周围一片,却是大的恐怖。
 
    他的庄子里,高手无数,护卫如云。
 
    与一些军方将领,也是相交莫逆。
 
    一听到这个名字,云扬的眉头就紧紧地皱了起来。
 
    怪不得李长秋一听到有人出卖自己,就率先想到了他;这样一个人,怎么会屈居人下?
 
    想必李长秋也早已经感受到了来自于楚天狼的巨大威胁吧?
 
    只是……现在想要拔掉天狼庄,干掉楚天狼……
 
    云扬皱着眉头,貌似难度不小。
 
    正月二十一啊……楚天狼。
 
    “用军方的力量?或者是,政方的力量?还是九天之令的暗中力量?”
 
    云扬踱着步子,在院子里沉思冥想,越想越是没有头绪,脸色沉重,心事重重。
 
    身后,三只吞天豹,一只闪电猫,四个白白的小绒球,优雅地迈着猫步,步伐无限统一;跟在他的屁股后面……
 
    偶尔这只扑那只一下,顿时一个翻滚,皮球一般的滚几下四脚朝天,随即接着回来加入队伍……
 
    走到哪里,跟到哪里。云扬沉重的面色,与四个小家伙的轻松欢快,简直是鲜明对比。
 
    “伤脑筋。”
 
    云扬皱眉:“方墨非现在还派不上用场,老梅绝对不能出面。九天之令隐匿暗中有巨大作用,但,一旦暴露就完了;所以也不能用。政方……太没把握;容易走漏消息,而且那些文人一个个心眼贼多,不好设置;军方……也不安全。”
 
    “想要做这件事,必须雷霆一击!不让楚天狼有丝毫反应的余地才行。”
 
    “这个……”
 
    云扬沉吟中,直接传出消息:“要,楚天狼所有资料!”
 
    消息在玉璧上流光一闪,已经传了出去。
 
    “一天又快过去了。”云扬看着已经逐渐暗下来的天色,不由心中叹息。感觉一天天的做不了多少事情……
 
    “公子,计灵姑娘来了。”老梅前来禀报。
 
    “请。”
 
    计灵沉着脸走进来,手里拎着个包裹,明显还是气呼呼的样子,看到云扬,脸上更加是冷冰冰的,如同罩上一层寒霜。
 
    “计姑娘大驾光临,蓬荜生辉。”云扬热情的迎上去:“看姑娘脸色红润,气色一片大好,想来定然是赌赢了,当大姐了,这龙行虎步,气势威严,果然是有大姐头风范!佩服佩服恭喜恭喜。”
 
    计灵不自觉的翻了翻白眼。
 
    几天没见,这家伙还是一日既往的变着法子想要让自己生气。

欢迎转载新生彩票注册登录_新生彩票娱乐登录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新生彩票注册登录_新生彩票娱乐登录 » 而且那些文人一个个心眼贼多不好设置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